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4月22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1-04-22【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读书要趁早
    ●刘元朋

    “少而不勤,长而善忘”,秦观概括得真好。其实颜真卿也有类似的表述,“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少年时读书不用功,“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动摇”,头昏眼花时再去读书,真的不是时候,一是读不进去,二是记不住,三是于功名无补了。
    如今讲课、写作,信手拈来的大多是青春年少时读书的章节、细节、警句。年少时的底子真的很重要,读书也是讲究童子功的。看来读书和成名一样,要趁早!
    骑行到莫言故居,和退休在家的莫言的二哥管谟欣聊起莫言,说起了莫言年少读书的往事。谈起弟弟的过去,管谟欣滔滔不绝:“他小时候活泼好动,但酷爱读书,少年莫言无所不读,读大哥的作文本、课本,把附近村子的书都看完后,就翻新华字典,一本字典都被他翻破了。他有一个特殊嗜好,就是背《新华字典》。正着背完,倒着背,有时候,问起哪个字在第几页,莫言都能答出来。五年级辍学后开始割草、放牛、给棉花喷药、割麦子、推车,空闲时还跟着大爷爷学了两年中医,看过《本草纲目》。”他还说,莫言为了读《东周列国志》给村里人推了一周的石磨。莫言读书有一个习惯,就是倚着门框,手捧着书,脚却踢踏着门槛,时间久了,门槛竟被踢踏没了一大块。他还说,莫言北京当兵后,更是嗜书如命,熄灯后在厕所读书通宵达旦。
    莫言以小学五年级的底子,最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除了胶水河的滋养,天才的想象力之外,少年时读的大量书所积攒的文学素养熏陶,怕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其实古圣先贤,绝大多数在年少时读书勤奋,饱览诗书,积蓄了深厚的功底。
    读书,读出辽阔,熬成滋味,方能顺其自然,从容淡定。读书,能化解困惑,解决疑难。作家、诗人化丘壑、困苦为金玉良言,成智慧箴言,读之,只言片语或会让你豁然开朗、云开花明。读书,不必为了写出锦绣文章,千古流芳,海阔天空。陶冶心性,能忘记烦恼;厘清凌乱,可明白浮沉升潜:让自己圆融安宁,心气和平。让灵魂皈依,让心回家也许是读书最大的功用。
    读书,只能读出文墨,通达文字,离文化还相去甚远。文化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为他人着想的善良。有的人,不可读书,书读得越多,灵魂就越接近魔鬼,会带来邪恶的力量。舞刀弄枪者,一言不合,提刀枪就上,是武流氓;通文懂墨,一言不合,捉笔墨就骂,是文流氓。文流氓更让人可恨,更可悲,可怜。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身体、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看皓月繁星,回内心深处。读书,不求闻达,为灵魂在场。读好书,做好人,懂众生不易,能抚慰自己,悲悯人生。读书,能改变一些东西,譬如人性,譬如心气和平。
    女儿劝我说:人丑就得多读书。话虽糙了一点,但很有力量。改变命运不好说,但读书,真能给人以力量,让你人生自信、通透和豁达。
    我年少之时,也酷爱读书。初中读梁羽生《七剑下天山》一气看到半宿,姥娘看我点灯熬油“用功”,心疼我说:“别学了,天不早了。”我忙说:“姥娘,你睡吧,我再学会儿。”转眼姥娘已去世多年,如今想来心中甚是愧疚,唯有老泪盈眶了。
    这些“闲书”,消费了我不少读正书的精力,使我没有考上一所众人眼里的“理想”的大学,也没有取得俗人眼里的“成就”。但这些闲书,一直指引着我走向一个五彩丰富的方向,让我的生活充满了一点可能和张力,我至今也不后悔。
    我始终笃信一个真理,那就是“读书,要趁早”!

    读书,帮我打开人生三重门
    ●张西武

    周末,带儿子去图书馆,儿子疑惑地问我:“爸爸,为什么你总要让我多读书?”我说:“读书可能不会马上提高你的学习成绩,但是读书可以帮你打开人生的三重门啊。”看着刚上三年级的儿子一脸茫然,我讲起了我小时候读书的往事。
    在过去那个落后的年代,乡下人把去学校上学称为读书,而放学后回家看书学习的孩子被视为“书呆子”,只有去田地里干活,才是一个农村孩子必修的功课。至于学校的作业要天黑回家才能去完成,我常常写到一半就趴在作业本上睡着了。农村生活贫困,敞开一扇门,只能看到荒凉的大山和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农忙时,天刚蒙蒙亮,就要走出这扇门去农田里干农活,太阳出来再回家吃早饭去上学;放学回家吃一口饭,赶快去地里干活,去慢了就要挨父亲一顿大骂。
    在这种环境中,看课外书被视为不务正业,要偷偷躲起来读,不敢影响了干农活,也不能熬夜读书以免浪费电。最好是去大山上放牛时读书,彼时牛儿在草地上吃草,我则坐在在荒草地的大石头上尽情读书。一本书读完牛吃饱了,太阳也要落山了,哼着歌牵着牛走在回家的山路上,我依然沉浸在书中精彩的世界里,我已不再是放牛郎,时而化身神通广大的孙悟空,时而化身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时而又成了英勇抗敌的战斗英雄……
    读书让我打开了人生的第一重门,让深陷贫困愚昧的少年充满了快乐。
    贫穷落后的农村,读书的快乐也是短暂的,家徒四壁,哪有钱买书!为了能逃离贫困的农村,我拼命地读书学习,终于考上了国家包分配的中专,成了乡亲们眼中有出息的人。我走出大山,走入一个崭新的世界,那里有高楼大厦,有城市繁华,更重要的是学校有阅览室,城市有图书馆,我扑在书的世界里,就像久旱的禾苗,疯狂地吮吸知识的甘霖。攀登着书籍的阶梯,我这个傻傻的农村孩子,一步步读懂了世界,读懂了人生,打开人生的第二重门,开启奋斗的青春!
    不幸的是,毕业时,中专学历已“不吃香”,再加上没有家庭背景,我找不到好工作,曾经开三轮车跑出租谋生,也曾在一家加工厂出苦力打工。经过几年磨砺,我从工厂走上办公室的工作岗位,并调到县城的销售部上班,后来买楼安身,娶妻生子。在人生最困苦无助的那段日子,我曾经被乡邻嘲笑,被朋友看不起,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读书,我读《平凡的世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三毛、周国平、林清玄,读高尔基、莫泊桑……读书让我走过彷徨和孤独,人生充满了力量,在复杂艰难的社会找到心灵之门,打开了人生的第三重门。
    倘若少年不读书,我一辈子可能都要种地放牛;倘若青春不读书,懵懵懂懂混日子,我可能找不到人生的意义;走入社会不读书,我可能一辈子都会被人瞧不起。人生充满了无限诱惑和艰难险阻,倘若不读书,就打不开人生的三重门,走不出贫困愚昧的少年之门,也打不开奋斗拼搏的青春之门,更抵达不了思想和智慧的心灵之门。
    周国平说:“人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一是生命,二是心灵。”唯有读书方能让人生不会随波逐流,成功打开人生的三重门,抵达生命和心灵的彼岸。因为读书,我得到了更好的自己,但愿儿子将来也能因读书而走得更远!

    翻开相册,总会有那么几张老照片,或熟悉、或陌生,岁月的流逝让它已经褪色泛黄,但每当翻看它的时候,许多美好或是一些淡忘的记忆就会浮现脑海,那是另一份穿越时空的喜悦与美好。容颜可以老去,但记忆、思念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今天让我们共同追忆老照片的故事,唤醒和铭记那一段尘封的美好记忆……
    本期照片由杨新民先生提供,拍摄于1982年秋。回平度参加党史座谈会的几位老前辈,在平度烈士陵园合影。(左五《汉语大词典》主编、老县长罗竹风,左七原广州军区后勤部部长赵辉、左八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孙林瑞及夫人;陪同人员:左四、六罗竹风女儿,左三王坚志、左二胡本安、右一孙志斐、左一杨新民)。你有故事,我们有平台。如果您是当事人或者是知情者,如果您也有老照片要分享,请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88321097 17685719919
    联系人:谭晓鹏

    每年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今年是第26个“世界读书日”。“世界读书日”的全称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又作“世界图书日”,最初的创意来自于国际出版商协会。1995年正式确定每年4月23日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设立目的是推动更多的人阅读和写作。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月23日为“世界读书日”。4月23日是西班牙著名作家塞万提斯和英国著名作家莎士比亚的辞世纪念日。

    我爱读书
    ●杨军

    曾几何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让中国文坛为之结结实实地振奋了一回,如今回头看看,那也不过是文化届的一场饕餮盛宴,繁华落尽,日子照旧。一如滚滚红尘里颠簸奔忙的我们,爱钱的挣钱,爱花的养花,爱草的种草,爱书的读书,不爱书的依然不会因了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而爱上阅读。而我,依旧热爱读书。
    我爱读书,因为我深知人生短短几十年,冲动是暂时的,爱好才有久远。读书未必能够提升物质生活,至于精神上的追求,那空泛得不能再空泛的东西,能否得到提升,只有读书人自知。事实上,青春容易消逝,读书可以恒久,还是更高追求,可以提升更高境界层次。读到更多更好的书,自然有了亲切感,自然原谅了写书人缺乏给人启示的弱点。
    我爱读书,因了叶芝说,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怎样的女人方可拥有如此的魔力,她纵然没有美丽的姿容,但一定有着可以匹敌杜拉斯的才华和内涵——老了,依然仪态万方;矮了,依然深邃如井。这是隐藏于书中的智慧,我喜爱。
    我爱读书,读书久了,就能够识别哪些是真正的好书,它们究竟告诉了我们些什么;哪些书纯属粗制滥造,一两年之内便会湮没无闻。我们目睹许多书问世,并常常听人说,现在人人都能写作。这也许是真的,我们不怀疑,在这烟波浩渺的书海里,尽管良莠不齐,雅俗不分,蕴藏着巨大的热能,要遇上某个有识之士加以发掘,其光彩便会一代代地辉耀下去。我们应当把这些当作乐事:面对五花八门的书籍,与我们所处朝代的思想和憧憬相抵触,肯定有益的书籍,否定我们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尤其意识到,必须厚待那些努力发掘书中的思想的人。
    我爱读书,在书中福楼拜说,阅读是为了活着。这般境界,是平常之人无法登临的高度。但是,不论哪个阶段,读书时都应该善于辨别良莠,学会有所选择地读书,多读有益的书籍,努力发掘书中的思想。敏锐的眼光和深刻的思想,应该是我们最终从书中获得的挖掘出来的金矿。开阖自如的大境界,唯有搭乘文字的阶梯,方可攀爬上去。人过半生,我们多数都不过是一只原地打转的陀螺。梦想固然美好,脚踏实地更为重要。俗世生活里的得不到和已失去,我们皆可以于文字里,一一描摹、定格、拾取、还原。寂寞深如海,最好的抚慰,是文字,能够于静谧无声处,给灵魂以滋养。
    我爱读书,在书里我看到古人曾对人生不同的读书阶段进行了这样的归纳:“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意思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一个人在读书时思考的深度就不一样,获得的阅读体验也不一样。
    我爱读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坚持不懈在奔波忙碌之余,经年累月在夜晚和灯下,滴水穿石,聚沙成塔。是谁说过的,别走得太快,让我们等等灵魂。可以让人静下来慢下来的,是书籍,是我们埋首于馨香纸页间的阅读,甘之如饴,不肯将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