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3月4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1-03-04【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大纪家换西瓜轶事

    ●范春蕾

    父亲年轻时,他的那个小卖部还没有开张。和勤劳朴实的母亲一样,他每天也是早早地起床,肩扛一把锈迹斑斑的锄头,行走在泥泞的庄稼地里,忙这忙那。那几个年头,我们附近的这些村庄,北赵、北高、北张家庄等也不知为何,竟然都兴起一股种植西瓜的热潮。其实现在看来,我们老家的这片土地,并不适合西瓜的种植——阴雨天太多,没有强烈的阳光照射;各片庄稼地里的水井也不算多,淡水匮乏;农户们资金条件有限,都舍不得投入资金盖大棚……
    每年在西瓜快要成熟的时候,各家农户们都会在西瓜地里用粗布扎一个大棚,在棚子里放一个破木床。到了夜晚,每一户人家便会安排一个人去西瓜棚里休息,从而看管着整片西瓜地里的西瓜不被偷摘。
    终于到了盛夏时分,我家瓜地里的西瓜都成熟了。我的父母为了这片西瓜地辛苦劳累了这么长的时间后,终于即将体验到收获的喜悦。
    在大多数年份里,父母都会和其他西瓜种植户一样,把瓜地里成熟的西瓜一次性出售给从外地来的收瓜人。此时,父亲总会对母亲说:“这样多省心,全部西瓜一次卖掉,直接拿到现成的钱。以后大把的时间,我们再赶紧种植秋玉米。”
    但是有一年,我们附近那几个村的西瓜市场行情出奇得差。可能是由于受到东北、新疆和宁夏优质西瓜的市场冲击,往年固定都到我们这儿的收瓜人,也变得十分稀少。眼望着西瓜地里大片大片的西瓜成熟得都快要胀裂,包括我父母在内的广大西瓜种植户都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各家各户也都使出浑身解数,到处找寻各种方法来解决这个“西瓜出售难题”。
    暑假里的一天,我清晨起床刚刚穿好衣服,正准备外出找村里的其他小伙伴玩,父亲却大声叫住我:“今天你别出去了。家里的瓜窑里还储存着一些西瓜,今天我开着三轮车带着你姐和你,咱们三人去别的村把这些西瓜换掉。”
    我一听父亲的话,就知道换西瓜是个苦差事。就撅起嘴不情愿地向父亲说:“爸爸,等会儿我还要写《暑假园地》。我才这么小,干不了沉活。换西瓜这事,就你和我姐去行了。”父亲一听,便知道我要偷懒,生气地对我大声叫道:“不行,你跟我们出去锻炼锻炼,别光在家闲着。”
    惧于父亲威严的我,只好极不情愿地坐上父亲那辆破旧的“巨力”牌三轮车,跟着他和姐姐一起去别的西瓜种植较少的村换西瓜。
    “换西瓜喽——”父亲开着三轮车,载着姐姐和我,他双手紧握住方向盘,一边平稳地开着车,一边扯开嗓子大声喊着:“换西瓜喽,换西瓜,快来换西瓜……”父亲独自喊着,而姐姐和我却悠闲地坐在车上嬉闹。父亲喊了好大一会儿,却突然发现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喊,姐姐和我却在玩。
    或许父亲是喊累了,也或许是因为一个来换西瓜的也没有,父亲便朝我们赌气地说:“恁俩个怎么光知道耍?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喊。快别耍了,都跟我一起喊。”我俩听了父亲的责怪,都不情愿,但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一起喊道:“换西瓜喽——”可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三人喊得都快要筋疲力尽了,却还是一个来换西瓜的都没有。
    于是我小声地对父亲说:“爸爸,这个村里的人是不是都挺穷呀。怎么连一个换西瓜的都没有?”父亲听完我说的,叹了叹气说道:“可能是吧。唉,要不咱们去别的村再换换试试吧。”于是父亲又发动起三轮车,朝着张家坊村的方向开去。可是就在快要到张家坊村的时候,父亲却突然慢慢地把车停下,然后对我们说:“张家坊村是个大村,村里有不少卖水果的地方。去张家坊村换西瓜肯定换不了太多。要不我们去张家坊附近的几个村换西瓜吧。”我和姐姐啥也不懂,只能乖乖听父亲的话,最后,父亲开着三轮车又载着我们朝张家坊附近的几个村开去。
    最后,父亲在大纪家村的村口把车停了下来。对我们说:“咱们在大纪家这里换换西瓜试试吧?”我和姐姐就说:“好。”
    大纪家村,位于崔家集镇镇驻地东部,离张家坊村东北方向不远,东临小纪家村,西靠西纪家村,南连陈家庙村,北接杜家村。大纪家村规模适中,全村100多户,300多人,耕地面积760亩,村的路口有省道高平路经过。这个村和我们附近那几个村一样,各家各户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也是种植业,主要农作物有小麦、玉米、花生和大豆等。大纪家村安定和谐、民风纯朴,村民勤劳善良、踏实肯干。
    父亲把三轮车向村中央的方向开了一会儿,然后把车停下,就扯开嗓子又大喊起来:“换西瓜喽,快来换西瓜”,父亲刚喊了一声,还没等我和我姐开口,一个中年男人就朝着我们走过来。父亲发现有人朝我们方向走来,马上就停住了喊叫,低下头对我们小声说:“有人来了,估计是过来换西瓜的。”我和姐姐听了父亲的话,马上紧张起来,都抬起头朝那个中年男人望去。那时我和我姐,甚至包括父亲自己,其实都满怀期待着。因为毕竟,我们已经忙活了大半天的时间,竟然连一个西瓜都没有换出去。
    果然,那个中年男人来到我们车前停了下来,他小声地问父亲说:“你这西瓜多少钱一斤?”
    父亲听了中年男人的提问,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西瓜是自家地里种的,给您便宜点儿,一斤麦子换三斤瓜。”中年男人听了父亲的价格,慢慢摇摇头说:“你这西瓜太贵了,别家来我们村换西瓜的,都是一斤麦子四斤瓜。”父亲听了,不禁疑惑地问道:“四斤?不能吧?”
    这个中年男人说:“就是四斤,我骗你干什么。你这人真不实在。”说完,中年男人又摇摇头,转过身去,背着手,就慢慢往回走了……
    眼看着第一笔生意没能做成,我和姐姐都不乐意了,垂头丧气着,小声埋怨着父亲,对他说:“爸爸,四斤换了吧。” 父亲见我们都不高兴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我们感叹道:“今年的西瓜不好换啊。”然后,父亲又对那个还未走远的中年男人大声喊道:“你快回来吧,就四斤吧。”
    那个中年男人,一听父亲这么喊他,高兴地马上转过身又来到我们车边,对父亲赶紧说:“行行行,那我就换点儿吧。我现在这就回家拿麦子。”眼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朝家的方向走远了,我姐对我父亲说:“爸爸,今年的西瓜就这么不挣钱吗?”
    父亲望着这个已经走远的中年男人说:“是啊,今年的西瓜行情真不行啊。明年咱们家不种西瓜了,又累又不挣钱……”
    最后,让我们值得些许欣慰的是,我们在大纪家这个景色怡人的馨静村庄里,终于将一整车的西瓜全都换光了……
    时间很快来到了傍晚,太阳眼看着快要落山了,原本炎热的天气也渐渐变得凉爽起来。此时,大纪家村西边通红的晚霞,也已经映红了半边天。一片又一片的晚霞,像那红红的国旗,又像那火红的绸缎。村里不远处,两排整齐的白杨树,也被这晚霞映照得好好美丽。最后,西天的晚霞越来越红,也越来越亮。
    父亲收拾了一下三轮车,对我们说:“就要黑天了,咱们快回家吧。于是,在这一轮美妙绮丽的夕阳下,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朝着家的方向慢慢地驶远……
    许多年过去了,大纪家村换西瓜这段甜蜜的记忆,在我脑海中慢慢地也变得模糊和朦胧起来。而今天,在大纪家村那条整齐干净的大街上,纯朴劳苦的换瓜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现在大纪家村兴起的一个个温馨洁净的乡村超市里,不仅仅有西瓜、草莓等新鲜蔬果,还有榴莲、猕猴桃这些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南方水果,甚至有的规模较大的超市连电脑、电冰箱都有出售。现在大纪家村的村民们,无论何时,甚至是严寒的冬季,吃上一口甘甜脆爽的西瓜,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而现在的大纪家村,在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带领村民发家致富奔向小康,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村民的生活也变得愈来愈加美好。每一位大纪家村村民原先心底深处的那一个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殷切期盼,也正在逐步地变成现实……

    春雨敲窗

    ●刘恋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天的雨,是可人的雨,淅淅沥沥,洋洋洒洒,扭着腰肢儿,从轻柔的云间跌落,轻轻敲打着浅浅的窗棂,把春的消息一点儿一点儿地散播出去。
    春雨敲窗,细细的,密密的,似薄雾,似轻纱,敲出了窗外一帘彩色的屏障,晕染开一幅如梦似幻的水墨画。春日里,应时而来的一场喜雨,潇潇而下,落在阡陌交通,洒在田间地头,白了梨花,艳了桃红,绿了新柳。入眼处,远处的山峦已蓄满了青色,近处的湖面也已是花红柳绿。抬头望去,那画梁之上,是那刚归来的燕子,它们好似可爱的精灵,也为春雨欢呼舞蹈。一朝春雨过,百花千草,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天地间陡然换了新颜。
    春雨敲窗,敲出一个个晶莹剔透的音符,它平仄押韵,它圆滑动听,它悠扬宛转,敲出屋内读书人嗜书爱书的可爱模样。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这美好的春光,自是最不能被辜负。或手捧一卷书,立于窗前,任雨点敲窗滴答作响,任春光在字里行间里尽情摇曳。或伏在案前,沏上一杯浓茶,听笔尖掠过白纸沙沙作响,听一字一句闲落于纸上,这声响,应是对春雨最好的回答。
    春雨敲窗,总是敲出窗内窗外的各种缠绕着的情丝,连绵不绝。“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是江上渔夫,对春雨的流连,亦是笑看人生的肆意洒脱。“青苔扑地连春雨,白浪掀天尽日风”,这春雨,在白浪的烘托下,转而又成了一生漂泊的见证。而在“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里,“朝雨”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它不仅是洗刷了空气中的尘土的清洁师,更是给这离别带来丝丝愁绪的调剂师。
    春雨,相较于夏雨而言,它不够热烈,也不及秋雨来得缠绵,更别提像冬雨那样冷艳,但春雨,它温柔,它细腻,春雨滤过的空气最纯净,因而有了“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无私。春雨,它让情感更加细腻,让原上草更显翠色欲滴,让枝上鲜花更加鲜艳亮丽,让树木枝繁叶茂,让大好山河变得更加美丽迷人!
    春雨,是天使喜极而泣的眼泪,坠入了世间芳华。愿春雨洗净尘土,也愿人间早日春暖花开。

    石板缝里的绿色梦

    ●陈希瑞

    一到冬天,我们就忙着赶集卖对联。小本生意,虽说挣不了多少银两,但熟悉的买卖难跳行,只能好好用心经营了。
    天寒地冻的日子,我们四处奔波着,赶了南村赶北村,走了东乡去西乡。每日里望着路边铅色的树枝在冷硬的风中瑟瑟抖动,枯黄的芦苇随风飘荡,饿急了眼的麻雀四处觅食,除了田野里的麦苗,哪里还有一点点绿色的影子?
    那天,天色已晚,我们赶集回家,浑身疲惫地刚想歇口气,忽听妻子说,你快看,这是什么?我寻声望去,只见水泥墙角缝隙里,正有一两团深绿色的植物,紧紧贴伏地面,在夕阳的余晖中,颇有几分静美的样子。看起来,它其貌不扬,叶片长椭圆形,叶面有明显的深皱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癞蛤蟆一身麻眼的模样。
    每日里,我们早出晚归,忙得疲惫不堪,怎会想到,在这漫漫寒冬里,竟然还有这样一种绿意盎然的植物顽强地生存下来,实在是奇迹,这使我想起许多事情。
    妻子颈椎不好,胸闷气短,咽喉炎症,这都是长年累月的田间劳作所致的病根。这都跟田野上的离离野草一样,风霜欺过,雨雪压过,趴下了,再爬起来,始终高昂起不屈的头颅。妻子也是这样,靠药物料理着身子,长年累月跟我一起四处奔波操劳着。听说一种叫蛤蟆草的野生植物对治疗咽喉炎有疗效,妻子就到野地里寻觅到几棵,回家细心地栽在花盆里,同时也学到了不少关于蛤蟆草的知识。
    蟾蜍草也叫地胆头、白贯草、猪耳草或七星草,是一种比较稀少的中草药,可以有效预防和治疗感冒、慢性肠炎等疾病,对治疗咳嗽及支气管炎有显著的效果。它夏秋两季花开、穗绿时,采收晒干或鲜用,可移栽到农家房前屋后,以备不时之需,还可收获种子秋天进行种植。
    一天天过去了,蛤蟆草尽情享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自由地伸展着它的枝叶,拓展着它的空间。待到秋来,果然开出一些淡紫色的小花,成熟的花萼里,籽粒饱满。被风一吹,不小心,细小的籽粒就会遗落在地,落进水泥地缝隙里。即使身处绝境,也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一路绽放出自己的芳华。   
    我默默注视着眼前的蛤蟆草,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它不争丰腴,甘于寂寞,甚至于石板缝隙中,即使身处绝境,也绝不轻言放弃。只要有阳光雨露的滋润,就可以坚韧不拔地活泼泼生长下去。
    它没有菊花大朵大朵的灿烂,更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玫瑰的醉人情调,一生低调,从不张扬,不炫耀。
    它不畏天寒地冻的欺凌,也要学那傲雪的冬梅,笑对严霜的青松,依然绿意盎然,一生富有生机。
    它不惜自己的生命,无怨无悔地将小小身躯全部奉献出来,祛除人类之疾苦。
    小小蛤蟆草,让我悟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同时让我想起郑板桥的《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跟可敬的蛤蟆草何其相似啊!

    静待花似锦

    ●王岚

    窗下的腊梅开了,像瓷一般,有香有色有质感。北方的春天已经露出些许花容。
    南方朋友的微信里早已一派花团锦簇,桃花、杏花、油菜花,兰花、茶花、木棉花……有的是多年的老相识,有的是未曾谋面的云上好友,都被一朵花的明媚感染着,欣喜着,心动着。
    北方的春天醒得可真慢,雨水都过了她还没有睁开眼,真不知贪睡的春姑娘到底多睡了几个时辰,花园里除了腊梅和星星点点的迎春花,都还是一派萧索的模样,那棵高大的梧桐树还没透出一丝绿意。那几棵月季,红艳艳的花变成了干花却还保留着原色,叶子也早已风干,原始的绿中留下大片的枯黄,好像原本光洁的皮肤上留下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疤。早晨路过,我想到了一个词“枯萎亦妖娆”,那景象无法不让人佩服她的风骨,难怪古人称它为“月月红”。我猜,这一丛花一定是还在美丽绽放时突然来了一场降温,使它没来得及落叶就把姿容定格在了那里。看着它们,心中掠过一阵荒寒。
    看到手机里花开的消息,心情就变了,虽然眼前的景色和冬天比,几乎没什么两样,但看看云上传来的那些灿灿的花,还有一群一伙的看花人就感觉春天已经在路上了,心里不由得想,说不定明天春就到了,脑海中突然冒出几句诗:“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如此一来,岁月的惆怅,年华的流逝,尘世的纷扰,全都如烟云般散去,剩下的只有对一场盛大花事的默默期待。
    中午休息去湖边散步,假山向阳处的迎春花开了一大片,周围景色还都是一派干枯萧瑟,那几十上百个嫩嫩的鹅黄色小花就像是枯枝上飞落的蝴蝶,看着它们,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立时生动起来,毕竟雨水都过了,迎春花一到,姹紫嫣红的盎然也就不远了。
    那天读川端康成的散文《花未眠》,心里一动。“发现花未眠,我大吃一惊。有葫芦花和夜来香,也有牵牛花和合欢花,这些花差不多都是昼夜绽放的。花在夜间是不眠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更觉得它美极了。”读到这文字,更期待花开了,我也想在凌晨四点里起来,去亲自感受一下,看看整个宇宙都睡着了,寂寂的,静静的,只有“花未眠”时的世界有多美。
    春天快来吧,去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整个春天都是在屋子里过的,错失了到大自然中去和花近距离接触的良机,这样一算,都两年没走到花海里去了。太久了!
    让我们打开心窗,擦亮眼睛,把自己也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准备迎接即将登场的轰轰烈烈的盛大花事,好好欣赏,不负春光!

    春之歌

    ●侯雨江

    我盼望春天!
    当整个世界万物凋敝、一片肃杀凄冷时,我盼望春天;当枯藤独裹着彻骨的清寒,在瑟瑟发抖时,我盼望春天;当大地风雪载途、鸟兽销声匿迹时,我盼望春天。在久久盼望与期待中,东风来了,春天终于走过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春天来了,风轻轻地吹着,明媚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整个大地。
    窗外那棵垂柳,在暖风中扭动着柔软的腰肢,长发上笼着一层淡淡的春意;春雨润湿的暗黄枯草中,星星点点,绿意可见,它让人想到了生命的真谛;山坡上,一道小溪清澈见底,溪水淙淙,泠泠作响……草木萌发,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万物复苏。春潮在涌动,春天的音韵已经四处飘荡,她飘过了高山、河流,漂过了旷野、天空,飘过了森林、村庄,把一个个春的音符长长地蔓延开来。啊!好一个心旷神怡、充满诗意的春天!
    我热爱春天!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这些佳句真好,古代文人墨客妙手偶得之。春天是崭新的季节,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是崭新亮眼的;春天是神奇的魔法师,是五彩缤纷的梦幻,她是美丽的;春天又是万物的母亲,是孕育生命的摇篮,她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一年之计在于春”,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紧紧抓住这春天跳动的脉搏,好好珍惜每一个春天的日子,拿出我们的睿智和勇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积极进取,努力奋斗,让青春和生命火一样燃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