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12月3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12-03【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怀念土炕
    ●王新智

    秋末冬初,是最难将息的日子。寒风裹挟着树叶在阴雨霏霏的空中飘荡,都市的室内室外一样阴冷,让人无处躲藏。寻一块温暖的所在,竟成了一种奢望。每当这个时候,就想起老家的土炕,一股暖流在血液里流淌。
    关中西部农村,人们无论住窑洞还是瓦房,都会用土坯盘炕。夏天,睡在只铺着席子的炕上,凉爽舒畅;春秋冬三季,温热的土炕让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放松身心,休养生息,第二天又焕发出蓬勃的力量。如果说,房屋是家的标志,那么,土炕就是家的载体。
    每当黄昏,散发着柴草清香的青烟从炕洞涌出来,在农家小院盘旋,袅袅升上屋顶,最后在村庄的上空汇聚成一层淡淡的雾,缭绕在山腰,为夜幕降临暖场。顽皮的孩童像一群归林的倦鸟,撒着欢跑进青烟升起的地方。牛铃“叮当”,和着耕田汉子粗犷的秦腔从山坡上飘下来,与赶着羊,在路边等候的少年一起,走进木篱笆围成的小院。土炕,便由里到外地热起来了。
    土炕上,一家人围坐在小炕桌周围,杂粮馒头就咸菜,再喝一口热乎乎的苞谷榛子,身子暖了,心也暖了。在母亲刷锅洗碗的时候,父亲靠着被子,不紧不慢地咂吧着旱烟,嘴角的笑意随着烟慢慢绽开;少年给牛添了草料,又照看了他心爱的羊,就在炕桌上摊开书本;弟弟偎在奶奶的怀里,用纸飞机瞄着窗户。
    这是一天中最温馨的时刻。土炕上,有奶奶轻声慢语的故事,伴着童年的梦想;土炕上,有母亲做针线的身影,伴着我们甜蜜的梦乡;土炕上,有纺车吟唱的美妙旋律,在少年的作业本上跳荡。
    土炕,它不就是农家孩子人生启航的港湾么?他们在土炕上出生,在土炕上长大,在土炕上学会翻身爬行,在土炕上站立,在土炕上迈出生命中蹒跚的第一步。能自己从土炕“哧溜”到脚地上,就是长大的标志。再不需要大人扶着牵着,可以自由地走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他们冷了,就钻到土炕上寻找温暖。他们饿了,母亲会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炕桌。他们累了,土炕就用温暖的怀抱抚慰疲惫的身躯。他们高兴了,土炕就是撒欢打滚尽情释放欢乐的舞台。他们获得荣誉或者遭受挫折的时候,围坐在土炕上的亲人就是他们幸福的分享者和坚强的后援力量。
    还记得小时候本家的堂姐结婚时的情景。一身红装的堂姐打扮得如同年画上的仙女,端坐在土炕中间。当接亲的唢呐吹响,堂姐搂住婆和伯母,双腿却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土炕。到了婆家,堂姐向公婆行完大礼,又被安排在新房的土炕上,正襟危坐,即使娘家人离开也不能下炕相送。土炕,既是一个女子对养育自己成人的父母的难分难舍,更是她融入另一个家庭,承担起责任与义务的开端。
    最后一次睡土炕是四年前的冬天。我携妻儿回到老家看望母亲。晚上,我们兄妹一大家人围坐在母亲的土炕上拉家常。几个孩子围着母亲嬉闹。热炕,暖了母亲空寂的屋子,也暖了我们的身体,暖了我们思乡的心。该睡觉了,儿子对我说:“咱俩各陪各的妈。”一家人被他饶舌的话逗乐了。我知道,儿子是想让我和母亲多说会话。妻子和儿子睡在母亲特意为我们一家添置的大床上,盖着新被褥,享受着电褥子恒定的温度。到了第二天晚上,儿子提出他也要睡热炕。就这样,我们一家就和母亲一起睡在土炕上,在家常话的絮叨中进入梦乡。
    如今,生活富裕的乡亲们大多住进了城里的楼房,即使住在乡下,也不再烧炕。土炕,渐渐成了一种对昔日农村生活的记忆,成了一缕抹不去的乡愁。土炕渐远,但炕洞里泛着青草味的白烟却越飘越近,母亲跪着烧炕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走进南坦坡
    ●朱文松 王旭虹
    小时候,邻居大伯经常赶着马车去数十华里外的滚泉村拉水,用此水泡茶,分外清香。大伯品茗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滚泉村是他的姥姥家,每当提起这个村,他的脸上总是露出幸福和快乐的表情,因此,我对这个村庄也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走进南坦坡村,才知道这滚泉的源头是在孟埠,它海拔虽然只有72米,却是平西北的制高点,天朗气清时,登上埠顶,可以望见渤海里的片片风帆。古时,这里海水相连,渔民便在埠上晒补渔网,因此又称为“晒网埠”。
    孟埠南有刘秀埠,西南有南埠和蝎子埠,埠西为平坦之地,南北依次有三个村庄,根据方位,名之为南、中、北坦坡。
    南坦坡村由姚希良立之于北宋,后有窦、刘、李、吴、宋、韩等十余姓相继迁来,渐成大村。
    我的师范老同事吴明志老师便是该村人,今年9月12日,我与吴老等朋友走进村里。现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吴培忠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身为山东省人大代表的他,气质儒雅,虽充满了智慧,却为人低调。论辈分他比吴老小两辈,他生于1962年,与我同庚,经历过艰苦岁月的洗礼,他生于斯,长于斯,对家园充满了浓厚的感情,绘声绘色地为我们讲述了许多关于家乡的故事。
    据传,“越甲吞吴“后,吴人四处逃命,相约均改为吴姓。有一支流落到昌邑县仓街,繁衍生息十余世,与同村的杨姓和睦共处,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田园生活。自从杨家出了一位绰号“狗皮杨三”的泼皮,吴氏一门便不再安宁。一日,吴氏族长在瓜棚看瓜,遇一乞丐,与之对弈,棋逢对手,难分上下,不觉夕阳西下,忙吩咐家人备饭。乞丐也不客气,酒醉饭饱之后又与之同床共眠,一连数日。临别,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并嘱其有难事时找他。恰巧,狗皮杨三又来侵扰,引起共愤,被群殴而亡。杨家告官,官府将吴氏族长收监。杨家齐心协力,贿赂官员,紧盯此案,欲将其置于死地。此时,族长想到了乞丐,便告诉狱卒。狱卒说那是知府大人,族长方晓过来,原来他是微服私访。吴族长被带到府衙后院,知府赤脚相迎……
    吴家人不知族长已经逢凶化吉,怕遭满门抄斩,便四散逃命。有数支逃往平度各乡,其中一支又迁至南坦坡,至吴培忠,已经传至十代。
    吴氏历来注重培养子弟,晴耕雨读,诗书传家。第七世,出了兄弟四人,人称四大先生。大先生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后做了令乡人尊重的私塾先生;二先生吴新景,民国山东省粮食系统官员,专司供应京城的粮食押运;三先生经过七年的学习,纺织大学毕业后,做了民国某地的财政局长;四先生毕业于济南矿业大学,精通地理,直到晚年,随便提出一个县市,他都能说出该地的矿藏。他曾任教于平度师范讲习所,名济远,字甫三。他们兄弟四人的二堂兄吴吉仁,通多国语言,曾分别任民国湖北省委参事和济南讼师。日本占领济南后,威逼利诱他出任伪政府官员。他具有民族气节,誓死不从,趁日寇在济南立足未稳,管理松懈之机,悄然返乡,悬壶济世,以精湛医术惠及乡里。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欲设置成立五莲县,由诸城赵某(吴吉仁亲家)组阁。赵某没有官场经验,请吴吉仁帮助才得以顺利挂牌办公。他在村里积极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动员青壮年参军。1947年,为挫败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他一次便动员了9名热血青年入伍参战。解放后,做了乡镇医院的医生,先后任官庄、昌里岔河、长乐涩埠等地医联会会长。1958年,为筹建成立店子医院,做出了突出贡献。当选为平度县人大代表,在店子淄阳张家创办了平度第一所养老院。
    村里浓厚的学习氛围,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一个只有170多户,490余人的村子,近几十年,连续岀了十几位博士生,便是南坦坡村尊师重教的一个例证。
    村东有一条河,叫做孟埠河,发源于孟埠,经尹家洼、沙疃村,并入双山河。岸西垂柳下,有一通石碑,是近几年出土、立于民国十五年的功德碑。通过碑文“店子会首云云”推测,当年,这里香火很盛。吴书记介绍说,河上石桥是用石碑铺成的,其中有几通是张舍老白“郎中茔”的,是座漫水桥。当年,村民们经此出村种田,归时因雨水猛涨漫过桥面,且水流湍急,只好绕到几里远的另一桥。他姐姐曾在此桥上被水冲走,幸好被几位会水的下乡青年相救。南坦坡是平度第一批40位知识青年安置村。现在,这桥被垫高并铺了水泥,如果拆桥取碑,成本就太高了。
    村中有一棵300余年古槐,曾为李氏私产,当年,他以200元的价格卖给沙河人,准备伐树时被村委发现,出资赎了回来。为科学保护这棵二级古树,他们将其周围的水泥路上打眼透气。笔者曾在2016年撰写了《保护古树名木刻不容缓》一文,市委市政府两位主要领导作了批示。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人为的破坏和无知的保护,都可能对古树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南坦坡村保护古树的态度和方法,值得推广。
    南坦坡村的有志青年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参军入伍,为建立和保卫新中国浴血奋战,不畏牺牲。其中,姚宗成和吴明春为国捐躯,被评为革命烈士。
    南坦坡村,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红色革命传统,因此,民风纯朴,邻里和睦,具有向心力。村党支部带头,聚起了党员大能量,他们为每名党员设立“责任田”,每人负责一条街道,做好党内政策宣传、群众矛盾调解、环境卫生监督等工作,定期进行集体义务劳动,拉近党群距离。同时,以“孝”治村,深化关爱老人志愿服务项目,以“党员示范岗”为载体,深化孝心志愿者服务活动,由村里的党员、群众组成义务志愿队,对村里的留守空巢老人定期嘘寒问暖、解决生活困难。通过爱心宴、文艺演出、发放过节福利和入户帮扶等形式,倡导关爱老人和文明过节,在倡树文明乡风的同时营造和谐美好的村庄人居环境。及时关停矿山,“土旮旯”变身成为了“天然氧吧”。
    走在南坦坡整洁干净的街道上,但见家家墙外,绿树成荫,鲜花怒放。笑裂开口的火红石榴,垂在玉枝碧叶之间,绽放着甜美的笑脸。

    诗心淡泊赋
    ●李政敏

    沏一杯茶,弹一曲琴,望悠悠明月,嗅淡淡荷香……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心净如水,胸怀坦荡。挟素心澄虑,抛凡尘俗事,抒一片闲情,写几句诗行!
    可以神游万仞,心骛八荒;可以晤对古人,漫游沧桑。一片片秋草枯黄,一簇簇春花绽放,一队队金戈铁马,一阵阵风云激荡。戛然岑寂,蓦地杳无影响;曲终人散,霎时天空晴朗。面拂徐徐清风,身溶莹莹月光。
    生旦净末丑,蜗角争名,是是非非,褒贬抑扬,到头来难免凄凉!金木水火土,蝇头夺利,真真假假,离合聚散,终究是一场荒唐。
    畅悠哉!含道映物,澄怀味象,意蕊晨绽,心灯夜放。笔下不雾不电,心底无冰无霜。如溯江河,时时潮平风正;如涉远游,处处山高水长!
    卷册在握,玉管在手,入耳婉转,触目吉祥。优游然,心如散舟,随意所往;裕如乎,弯曲随适,与波俯仰。不喜不悲,山水犹画自然淡远;乍寒乍暖,如僧入定物我两忘。冷眼翻波涌浪,抽身剑拔弩张!
    红尘深处,独坐幽窗,折翠竹一枝,蘸荷下清水,洗淡泊为砚,铺丹心为纸,恭敬矜持,谨书诗章!洋洋乎!语无诳瞒,句不夸张,辞无愠恶,意不狂妄。洒洒乎!不温不火,不卑不亢,无讥无刺,无刀无枪!
    字间洒爱,句内结缘,诗里种情,心中开花!灌溉以淡泊宁静,沐浴以甘露阳光。仰望天蓝云白,静观叶展花放。体味绰约英姿,氤氲暗香;闲赏蜂飞蝶舞,鱼戏鸟翔!
    捧纯洁之良心,驰淡泊之愿想,吟诗句,赋辞章,无忧无虑,何患何求,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欣欣然!陶陶然!今夜高枕,甜梦酣畅!

    我家有棵大洋槐
    ●张中兴

    每当陌生的行人路过我家门前时,他们的目光总会被一处奇特的诱人风景牢牢地吸引住,它不是别的什么,正是我家门前那棵大洋槐上的喜鹊窝。
    回想起来那对喜鹊夫妻是于2017年初冬的一天,在我家门前那棵大洋槐上垒窝的,至今已整整三年了。记得那时,母亲刚陪着我从省城某大医院治病归来,病还未痊愈,身体甚是虚弱。那时,为了取暖,更为了有个好心情,我一直坚持每天早饭后,坐在家门前那棵大洋槐旁,在冬日的暖阳下晒会暖暖。记得有一天,我独自一人低着头坐在家门前晒暖暖,突然听见有鸟的翅膀撞击树枝时发出的声响,于是,猛抬头发现了一个令我倍感欣喜的事:有对喜鹊夫妻正在空中飞来飞去忙着在那棵大洋槐树上垒窝。那时,我看到此情形后百思不得其解。那时我曾这样想过:在我家门前,比那棵大洋槐个头高一头的树还有好几棵,为啥那对喜鹊夫妻不把窝垒在别的个头更高的树上,却要选择在那棵大洋槐树上垒窝?后来我想明白了,莫非是因为我那曾因多病缠身而一直体弱的母亲,力排众议,不惧严寒、不怕劳累陪我前去省城某大医院治病的惊人之举感动了上苍?莫非是因为我曾在于2010年母亲节前夕,写的那首《我家门前有棵大树是洋槐》一诗,在母亲节那天在省电台某有关文学节目播出后,那充满真情的七彩电波经过数年后终于传到了鸟的世界里,传到了那对喜鹊夫妻耳中?莫非是因为这对通人性的喜鹊被那首诗感动后,没有选择把窝垒在别人家门前的大树上及我家门前别的大树上,而选择在那棵大洋槐树上垒窝,以便给我家带来安康和吉祥?
    我曾在2010年母亲节前夕,写的那首《我家门前有棵大树是洋槐》一诗的目的,是为了用诗歌回报母爱。那时,我之所以选择家门前那棵大洋槐为诗笔所描述的对象,是因为在此之前,我曾听母亲说,家门前那棵大洋槐正是她生我弟弟那年亲手栽的。从得知此事那天起,我便视家门前那棵大洋槐为我的一个虽无血缘关系、却情同手足的弟弟。事实上,我和家门前那棵大洋槐是从小到大一直相伴成长的,它曾见证过我儿时的欢乐和成年后的忧伤,我也曾见证过它年年岁岁的花开花落。
    在2010年母亲节前的一天吃早饭时,我来到家门前那棵大洋槐树下,手端着一碗、香啧喷、热气腾腾的母亲亲手做的洋槐花麦饭,我一边吃着,一边欣赏着正在眼前树上盛开的那一朵朵美丽的洋槐花,那时,我想:母亲做麦饭所用的洋槐花正是她亲手在家门前那棵大洋槐树上采摘的,年年岁岁,懂得感恩的那棵大洋槐都知道用美丽的花朵来回报一回母爱,它和母亲一样,都是个无私的奉献者,我为何不借描述它抒情,来表达我对母亲的感恩之意?想到此后,突然我心生灵感,并在灵感的驱使下,很快写出了那首《我家门前有棵大树是洋槐》一诗。也算是我向我家门前那棵大洋槐这个“榜样弟弟”学习了一回——它用美丽的洋槐花回报母爱,我用美丽的诗之花回报母爱。
    时至初冬,正是那年母亲陪我去省城某大医院看病的那个时节,虽然此时,我的书房内还未生炉火,但我却不觉寒冷。因为在我伏案写完上面那几段表达对母亲谢意的文字后,感到肩上如释重担,因此,我感到心比冬日的炉火还要温暖。

    诗二首

    ●王海燕


    锄头

    永远挂在屋檐下,
    那把长木柄锄头,
    只不过,
    从前它的锄刃总是亮的,
    亮得耀眼。
    不知何时,
    锄刃满上一层锈,
    先是薄薄的,
    后来一层积一层,
    那锄刃就是锈了。
    两只蜗牛趴在锈上,
    壳里早已没了肉。


    路边草

    乡间的小路曲曲弯弯,
    路边的草茂密挺拔,
    长势大有超越田里的庄稼。
    在昔日,
    你每发一节新芽,
    就被牛们吞嚼下肚,
    牛娃还要把你薅满篓背回家。
    如今,你尽情长,
    漫山遍野不见牛,
    牛娃不知去哪!


    生活处处变化大
    ●程子修

    晚上睡觉前,我总喜欢缠着爸爸讲他小时候的事。
    爸爸的回忆总是从一条弯弯的小河开始。他小时候最喜欢趴在太姥姥的背上,在小河边看远处公路上飞驰的汽车。
    “姥姥,有汽车,我长大了一定开汽车拉着姥姥玩。”每次有车经过,爸爸都会这样说,而每当这时候,太姥姥总是笑得特别开心。后来,爸爸长大了,他的梦想也变成了现实。爸爸说,兑现诺言时太姥姥满足的笑声一直留在他的心里。
    “儿子,别看咱们现在出门这么方便,有汽车、高铁、飞机等多种交通工具,但在我小的时候,大家出门主要还是靠自行车,那时候去你太姥姥家要骑两个多小时才能到。”爸爸告诉我,国家的快速发展,让我们能共享时代红利,老百姓出行更加便利了。爸爸还说,建在我们“家门口”的潍莱高铁11月26日通车了,无论是去北京游玩或者去济南看爷爷都变得更方便、用时更短了。
    有一次,我翻到了妈妈和舅舅小时候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们在家里穿着厚厚的棉衣,脸却冻得通红通红。“妈妈,为什么在家里你们还穿得那么多?”我好奇地问。妈妈说,在她小时候,一到冬天家里只能靠生炉子取暖,有很多小朋友都得了冻疮,又疼又痒。那时候他们就想,到了冬天,家里如果能像春天一样温暖该多好。现在,家里通上了暖气,妈妈的梦想也实现了。在家里,我们可以只穿薄薄的衣服也感觉很暖和,生活非常舒适。
    我一直感觉我的爸爸很“小”,因为每次和我一起看故事绘本的时候,他看得比我都入迷。后来爸爸告诉我,他小时候没有这么多的故事书看,只有几本东拼西凑的连环画,他还拿着当宝贝一样,看了一遍又一遍,他那时候一直盼望着能有一套完整的连环画书。我见过爸爸说的连环画,图片都是黑白色的。现在,我和爸爸的书摆满了家里的书架,各种绘本都是五颜六色的。
    现在,爸爸在外出差的时候,我能通过视频和他见面说话。但是爸爸说,如果放在过去,我可能一个多月都见不到他。我还喜欢数高楼大厦有多少层,但是经常会数错,因为楼层太多了。妈妈却说,在她小时候楼层很好数,因为全平度只有一栋楼超过了10层。
    前段时间,我生日的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电影院看了一部精彩的3D动画电影。爸爸说,他们小时候想看电影,只能等着电影放映员的到来,到时会在广场上挂一块幕布,这就是他们那时候的“电影院”。
    跟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生活相比,现在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因为你生在一个伟大的国家!”爸爸妈妈异口同声地告诉我。如今,祖国越来越强大,生活越来越幸福,他们小时候的梦想,也都陆续变成了现实。
    作为一名小学生,我要努力学习,增长才干,将来为建设我们伟大的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教师评语:文章以“圆梦”为主线,小作者用稚嫩的语言描写出国家的今昔巨变,国家的不断强盛带来时代红利,满足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最后小作者也表达出对祖国的浓浓感恩之情。文章语言朴实,感情真挚。
    (作者为平度经济开发区小学二年级学生;指导老师:刘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