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10月21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10-27【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妙笔生花 古意生新
    ——崔传富篆书艺术小说 
    ●姜言博

    传富习书凡四十年,是童子功夫,1981年入平度师范就读,师从当地书法名家王懋先生,受到王懋真诚点拔,灵窍大开,颇得王懋先生真谛,隶书、楷书(或称真书)、行书、草书(包括章草和今章)均有习练和研磨,也都颇有成就,青年时代尤以楷书横行书坛,被誉为“未来真书师范”。然崔传富生性古雅,又得史、哲浸淫,遂于几近臻成楷模之时专心入古,与篆书结缘,识、记、知之后爱不释手,于今已三十余年矣。日前传富先生赠我山东美术出版社新近出版的《崔传富篆书对联作品集》并团坐闲逸斋(说者之读书坊)品茗说书,传富先生言至情之深处,慷慨说道:“书法一脉,在一百二十年(一八九九)前甲骨文未发掘之时,几千年来大篆如宗祖般存在。今习书者,因篆字难识难记难知,更难执笔习练,多望而却步,知难而退。然袓宗之瑰宝,岂可因子孙懒怠而弃之荒野?”传富所言,令人动容。亦如壮言,从此三十余年埋头故纸堆中,不由不让人肃然敬佩。
    大篆,也就是籀文。许慎《说文序》中说:“(周)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又说:“尉律(汉律篇名),学僮十七以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吏。”史学家和书学家大都认为,籀是周太史的名字,因此大篆被称做“籀文”。大篆从甲骨文演变而来,甲骨文里面可以看到许多繁密一类的字是和大篆和相同或相近的,也为史学家和书学家的认证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由于大篆十五篇久已遗失,后人无从得见。故而传富习篆,是从石鼓文开始的。曾有人说石鼓文是史籀所写,乃是以讹传讹,其实石鼓是秦物已有定论,郭沬若在《石鼓文研究》一书中已对此论做了肯定,也得到了史学界和书学界的一直认同。石鼓文不是史籀所写,但其书体却是秦李斯未变小篆之前的文字,属于大篆的体系。石鼓既是中华历史上最古老的刻石,也是大篆惟一的法则。传富习石鼓文,一字一字地揣磨细研,有时一个字反复研练几百上千次。大篆在未变小篆时,也有如甲骨文相类似的特点,一个字有一种甚至几种字体,多者达数十种字体。然凡事都有规律可循,传富经过多次研磨揣度,将大篆多种笔法融会贯通,形成自已独特的笔意,这在《崔传富篆书对联作品集》中时有体现。
    传富之篆,以大篆为主,笔法遒劲凝重,字体结构整齐,线条盘曲刚正,笔势圆整,起笔和收笔干净利落,几乎不用勾挑和牵丝,彼得《大盂鼎》和《毛公鼎》之心诀,俨然庙堂巨制。传富的大篆用笔以圆笔为主,线条质感丰富,一笔一划体现出线条的无穷变化,有一种意境万千的气象。康有为先生曾说:“圆笔用绞”,又说:“圆笔不绞则萎”。传富深谙此理,用“绞”必“转”,让大篆体现出动静变化,结字也因此生动,运成不同意象。且时有夸张变形,实象与虚象交互相错,陡增若干意趣。传富用笔,气与意交相融合,以气运意,贯穿整体。此次篆书对联作品集,传富之大篆常显创新笔法,古意生新,时有小篆笔意隐匿其中,显得温润、华贵、空灵,与之对语,便有千波万涛亦能很快趋于平静。此种篆意,非一般重功利者所能为之。我想,这与崔传富以平常心处世有着莫大的关系。传富处事,多以宽容之心待人,从不言人是非。然在大是大非面前,却又刚正不阿。身为官僚,知身担民生根本,多能恪尽职守,几忘功名利禄。许是此种平淡之心,恰好孕育了与传富相映相衬的篆书,达到了人书合一的境界。综观《崔传富篆书对联作品集》之作品,亦认证了我对传富先生与其书的印象。在这部篆书对联集中,崔传富以平常之心为笔,以严肃之情为墨,时而凝重,时而匀圆,偶行横竖之笔,形体趋于方正,兼有小篆笔意,此种书体也验证了传富为人处事之道。古书论中有“书画同源”一说,大概就是因大篆定义。观传富之大篆,虽多弃象形之束缚,却仍宛如一幅山水大画,内中气象,不能用三言五语而言表。大凡习书者,心平气静为要,尤以大篆以静平之心态方能古雅生趣,而读识者亦因此而得修身养性。传富在篆书对联作品集的自序中说,经过反复实践,发现对联才是篆书尤其是大篆的最好的创作形式和表达方式。可能有人不解,其实这是传富的智慧之道。传富之篆书对联少则三五七言,多者百言,一是工整静穆,二是布局宽舒,有气畅风流之感,无繁密拥堵之意,传达出小对联大格局之感。
    十几年前,曾与传富围炉说书,让我初识书法之道。传富传我许多书法与书道之理,也让我因此知晓中国书法之博大精深。之所以说是初识书法之道,多因那次说书主要论证书法与书道之理,盖为宏观之说。虽是宏观空谈,却也让我大涨见识。后我将那次论道写成一文,传富出书结集用了十几年。我本缘诗,狂放有余,平静不足,此后曾挥毫泼墨,却少章法规矩,始知不是学书之人。然于书法却已钟情,时有读识,亦常大胆评头论足。日前曾为知名书家王尧忠作楷书小评,遇见传富便放言为其作大篆小说,恰逢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崔传富篆书对联作品集》,遂锦上添花。本非书界中人,此次小说,言差语错权当一阵风吹,无大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