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4月7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04-07【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诗歌天地
    口罩畅想曲
    ●张升华一
    男:实在不想写下这个标题
    因为有两个字让我百感交集
    实在不愿再谈这个话题
    因为这两个字耗费了我太多精力
    对,不用说你肯定会猜到
    这两个字就是——口罩
    女:是的 谁也没想到 一只小小的口罩
    会因为一场病疫 阻挡了庚子年初的欢闹
    男:是的 
    谁也没想到 一只小小的口罩
    会因此抢占了这个春天的头条
    对此 我曾为它赋诗三首
    女:对此 我曾为它难眠数宵
    男:如今 太阳终于出来了
    女:如今 春天终于姗姗来到
    男:随着近日援鄂英雄的全部凯归
    生活又启动了往日的繁华 热闹
    但在我高兴的同时
    我的心依旧像掖着一把草
    这把草 就是现在还挂在我们脸上的口——罩
    当我在河边遇见一位长者戴着口罩唱歌 
    我不能不感慨万端
    女:当我在公园看到几群年轻人戴着口罩跳舞 
    我不能不心涌悲调
    男:为此
    我想 如果能摘掉口罩那该多好啊
    女:是的
    摘掉口罩已成为我们时下共同的期盼和梦瑶

    男:你别说 昨天晚上 我还真做了一个梦
    梦见所有的人都摘掉了口罩
    女:是吗 赶快给大家分享分享
    以让大家也高兴高兴 热闹热闹
    男:摘掉口罩真好啊
    我们终于可以呼出憋了一冬的浊气
    终于可以把烦恼抛到云外九霄
    女:摘掉口罩真好啊
    我们终于可以吸进盼了一春的清流
    终于可以不再受它的束缚 开怀大笑
    男:摘掉口罩真好
    我终于看到了你的芳容
    你的芳容如阳光般照耀
    女:摘掉口罩真好
    我终于目睹了你的微笑
    你的微笑似月辉样娇俏
    男:摘掉口罩真好
    从此 那位警察爸爸再也不用让儿子“楼绳传饭”
    女:摘掉口罩真好
    从此 那位医生妈妈再也不用与女儿“隔空拥抱”
    男:摘掉口罩真好
    那群90后00后姑娘再也不用剪掉心爱的长发
    那些红马甲和绿帐篷再也不用通宵达旦 苦熬
    女:摘掉口罩真好
    恋人们约会再也不用胆战心惊
    孩子们上学再也不怕网无信号
    男:春风拂面 走 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楼下像孩子一样撒欢儿
    女:春光正好 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河边像小鸟一般飞跃蹦跳
    男: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拥抱春风的温柔
    女: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亲吻雨露的羞娇
    男: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深嗅花蕊的芬芳
    女: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饱尝阳光的味道
    男:春风拂面 摘掉口罩
    让我们首先去武汉看看美丽的樱花
    女:阳光正好 摘掉口罩
    让我们再到青岛去走走长长的栈桥
    男: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南海阅读壮丽的日出
    女: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北国感受缤纷的雪飘
    男: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华山领略群峰的巍峨
    女:摘掉口罩 
    让我们去黄河聆听波涛的咆哮
    男:让我们走遍东西南北中 去感怀祖国的伟大
    女:让我们阅尽千山万水情 去感念党恩浩渺
    男:最后
    请允许我们到天安门向国旗敬礼
    女:再到中南海向党问好

    男:向国旗敬礼 
    国旗告诉我
    摘掉口罩 不能摘掉谨慎
    目前还不足以我们自满骄傲
    女:向党旗问好 
    党旗告诫我
    摘掉口罩 不要摘掉责任
    时下防控的篱笆还要扎紧固牢
    男:梦醒后 
    党旗国旗一块教导我
    摘掉口罩 不要摘掉初心
    为人民服务可不是一句口号
    女:摘掉口罩 不要摘掉使命
    国家强盛是我们永远的目标
    男:我也嘱咐我的孩子
    摘掉口罩 
    我们不能摘掉担当
    不能摘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光
    女:我也告诫我的家人
    摘掉口罩 
    我们不能摘掉自信
    不能摘掉守好国门与家门的信心和决心
    男:我嘱咐孩子
    摘掉口罩 我们不能摘掉博爱
    不能摘掉“和衷共济 四海一家”的大度
    女:我告诫家人
    摘掉口罩 我们不能摘掉悲悯
    不能摘掉“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的胸襟
    男:没想到 
    孩子比我想得更细 更深
    她说 摘掉口罩 我们不能摘掉讲卫生的好习惯
    让我们继续做新时期的文明人
    女:没想到 
    家人比我想得更多 更暖
    他们说 摘掉口罩 不能摘掉珍爱生活和生命的意识
    因为人类并不比蝼蚁高贵几分
    男:摘掉口罩 请让我们去谴责虚伪和冷漠
    女:摘掉口罩 请让我们去点赞真诚和友好
    男:摘掉口罩 请让我们去蔑视阴暗与傲慢
    女:摘掉口罩 请让我们去拥抱坦荡与微笑
    男:摘掉口罩 会让我们更自如地交流
    女:摘掉口罩 会让我们更开心的说笑
    男:摘掉口罩 会让我们更轻松的飞跃
    女:摘掉口罩 会让我们更有力的奔跑
    男:我相信 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女:我相信 那一日阴霾终散消
    男:到那时 让我们登上宇宙之巅 骄傲地宣称
    我是大写的中国人
    女:到那时 让我们飞到彩云之上 自豪地呐喊
    风景还是这边最好
    男:这 
    就是我关于口罩的畅想曲
    女:这 
    就是我唱给这个春天的歌谣
    男:三月再见,四月你好!
    女:疫魔滚蛋,世界永好!
    合:三月再见,四月你好!
    世界永好!


      □人在平度
    清明哀思
    ●窦静波

    清明节,于我从前的日子来说,是个不关悲伤,不关哀思的日子。
    当清明节来临之际,老天总是应景一般哭丧着脸,天空飘起冷冷的细雨。而我的脑海中总会涌现出那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家乡的人们会到坟前,为自己已故的亲人烧纸祭拜。我生活的城市里,街头街尾也到处烟雾缭绕。他们用这种方式寄托着对亲人的哀思之情。   
    但这与我又有何关系呢?
    记得小时候的清明节,母亲照例从衣柜里拿出过完整个春节后,就被收藏起来的新衣服让我穿上。这一天,又是我充满快乐的一天。因了这身新衣服,我又可以不用做家务活了。那一天,母亲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在锅里煮上了粥,同时还在粥里煮上了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煮熟以后,母亲把它们逐个清洗干净后,平均分配给我们四个孩子。我总是挑个头大一点的拿。当时我们那里有一个风俗小节目,即我们小孩子们,用在清明节前的各种花色毛线编织成的一个小网兜,把鸡蛋装进去。先是用手拎着它满大街串跑,等玩够了,我们就比比看谁的鸡蛋最大,谁的最结实。两个互不服输的人就相互用自己的鸡蛋去碰撞对方的鸡蛋。结果是鸡蛋完好无损的一方胜出。赢的一方会傲气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输了的一方则灰溜溜地迅速地把撞碎了的鸡蛋剥光吃掉。这个场景也算作是我童年生活中少有的快乐追忆吧。至于上坟祭祖,我们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忌讳女孩子涉足到祖先坟地里去的,只有爸爸和哥哥才有这种资格在天黑前,提上装有纸钱和水酒的篮子前去祭拜一番。一直以来,我们村后的那片坟场,成为了我小时候的一个神秘而又不敢冒然闯入之场所。
    今年的清明节怎么会与以往有了不同呢?  
    我那亲爱的母亲啊!是您的刚刚离去,让我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心头涌起了阵阵伤悲,惹得我在这个千树梨花、桃花、杏花、玉兰花竞放的季节里再也无心恋她。在我的心里,我曾不把“死”这个可怕的字眼同您联系在一起,您永远是那个在我回到故乡时,那个站在灶前,做我爱吃的韭菜馅的茄饼盒子和煎得金黄黄的土豆饼吃。我也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和您耍小孩子脾气惹您生气的小女儿。母亲,在您不断生病的几年里,您曾一度错过“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这个最好时节。犹记得那一年,二姐采了几束正好时候的花枝,把它摆放在您的病床桌上,才使得您没有错过那年的春天。母亲,您是爱花的。您住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其中首当月季。它们在时节里绽放着,花香弥漫着整个院子。母亲,回到我生活的城市之前,我已经替你为它们浇灌了水。只是,您再也嗅不到它们的花香,看不到它们美丽的容颜!
    母亲,我们在春天里与你永远告别!我再也不能挂念的故乡啊!从此以后,我只想您,不再想家!
    从此以后,清明节与我有了深刻的交集。从此以后,有关悲伤。从此以后,有关哀思。从此以后,我还会每年回乡祭拜,在您的坟前摆放几枝盛开的梨花……
    母亲,自您走后过得怎么样?那里真的没有沉重的生活负担和痛苦吗?您所敬仰的还依然在您的心里显得那么重要吗?纵然,您生前遭受了疾病缠身的诸多痛苦,但您依然热爱生命,对能继续活下去始终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但生死由命,也由你。我只有无能无力眼睁睁地残忍地看着你死去!母亲,你的世界任人走不进去。我们至始至终也走不进你的心灵之地。孤独是一种情感。母亲,寂寞贯穿了您的整个人生,也诠释了您全部的情感。
    母亲,您到今天已经离开我们十三天了。如您走前没有牵挂我们的那样,我们的生活依旧,各自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着。爸爸也一如您所了解的老样子,每天无忧无虑潇洒地活着,他也会在提及您的时候露出伤感。哥哥大棚里的西红柿已经陆续上市,今年应该能有好收成。二姐家的新房子也已经开始装修。我和大姐也回到了生活的家中,期盼疫情早点结束。
    母亲,请您安息吧!


    保洁员老赵
    ●纪蕾娜

    疫情期间不出门,有很多好处,读书追剧陪老人聊聊天儿。当然,能天天与两岁的娃娃一起“认识世界”,对父母而言,恰是件有意义的事。只要楼外有动静,好奇的小脑瓜就会趴到窗台,东瞧西瞧找乐子。
    于是乎,日复一日的垃圾车作业,保洁工打扫,都成了娃儿眼里的新鲜事。孩子看,大人也跟着看,看着看着,“跑龙套”的保洁员就扮演了“男一号”。
    打扫我们楼座的保洁姓赵,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小老头儿。说来,我们住进小区也有四个年头,保洁人员已经换了好几拨,有的抱怨钱少活儿多辞职了,有的工作不认真被辞退了,老赵却一直没挪地儿。这几日,只见他戴幅蓝口罩,一大早就拖着两个垃圾桶从南往北走。他驼着背,两只胳膊用力往后抻……
    新闻的深度报道,让全民足不出户也有种疫情的现场感。无数的英雄人物和事件涌现出来。当下,除了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警察、记者等,在拼命。小小的社区物业,也忙翻了天。就像老赵头,大概工作量增加了好几倍。每天一上班,先背上喷雾器,整个楼道,电梯,边边角角都消一遍毒。然后擦电梯按键、楼梯扶手、门把手,又扫楼梯,拖楼道。
    疫情期内,公共洗手间关闭,保洁用水得去北大门,需要多走好几百米。其他的保洁图省劲儿,就直接在小区的池塘打水。老赵不会去,因为池塘里养着鱼,水浑浊又有味儿。他宁愿多跑腿儿也去北大门。微信群有业主就反映,这阵子楼梯里老飘着一股腥臊气儿,呵呵,他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大约十点钟,孩子每天盼着的光景就出现了:老赵跟随垃圾车后面装垃圾。原本垃圾车是配备装卸工的,装垃圾并不是老赵的活儿。但特殊时期减少人员流动,老赵就做了临时替补。垃圾车还没转过来,小孩子耳朵尖,就听到了“轰轰”的响声,他跑到阳台,指着越来越近那笨重的车子,小手又啪嗒着玻璃说:“垃圾茄(车)——”然后捏鼻子:“臭——”
    老赵似乎是被臭味牵着走的,他手脚麻利,尤其把垃圾桶的卡扣往车上那么一挂,动作娴熟像杂耍。垃圾桶被运输车一个个挑上后斗,地面就漏下了少许碎屑。老赵又像在地上画地图,一收拾就是半天。
    容不得喘口气,老赵又开始打扫小区的路面。他换了辆小推车,边走边扫……
    最让孩子欢喜的是,前几日下大雪,厚厚的积雪,让老赵忙活了好几天。以往下了雪,物业的人会一起动手,眼下,一个萝卜一个坑,谁手头上的活都棘手。由此,老赵只能单枪匹马折腾开了:木板推、扫帚扫、铁锹铲、推车拉,忙活地热火朝天。
    不知谁家养了只哈士奇,疫情一出,这狗也像成了孤儿,白天就拴在楼前的绿化带里,吃喝拉撒,不几天就成了垃圾窝。这差事无奈又算在了老赵头上,老赵尽管脸色有些不悦,还是不声不响,日日清扫得干净。有一次,前楼一位老太太竟冲他撒泼,“是我交物业费养的你,你就是来给我服务的,你想管我你去当官啊……”老赵脸通红,二话没说,走了。事后,大家说老太太在楼道里乱堆东西,领导还罚了老赵的钱。老赵因提醒了她几次,就遭来毒骂。大伙背地里为老赵打抱不平。老赵却叹气道:咱干得就是这营生,她愿意骂,是她犯口德,不接腔罢了。我若骂回去,别人会笑话:两个人骂街,没一个好东西。
    父亲讲,别看老赵不太言语,其实骨子里很热闹。当初房子装修,负责监工的父亲第一次在楼道里碰上老赵,便主动打招呼,老赵很礼貌地赞美我们的新房子,父亲跟他开玩笑:“房子是挺好,就是欠了一腚饥荒!”老赵面无表情,不紧不慢地回复:“您才欠了一腚饥荒,俺欠了两腚饥荒呢。”然后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上午我出门放垃圾,老赵忙碌着,低头不吭声。我猜,他是怕疫情期间犯忌讳,故意不理睬人。爱人却告诉我,今天他看了一出好戏。老实巴交的老赵,还真是让人摸不透。
    一早,那个骂过老赵的老太太被挡在大门口,警卫说不戴口罩谁都不准出。老太太耍横:我想戴的,可出门时不知放哪了。守门的说,这个口子不能开,谁不戴都讲理由,还能控制住谁。老太太眼皮一翻:你不让我出去,买不回菜,我上你家吃饭去。然后要硬闯。没一会,门口就乱哄哄的。这时候,老赵走了过来,冲老太太说,这个事可不比乱放东西那么简单。老太太见了冤家,这下可找着了出气筒:怎么哪儿都有你呀,吃饱了撑的……
    大家烦了,有人嚷嚷着要报警。老太太不服:我这个年纪了,去哪儿也不怕。说归说,嘴有些软。
    令人意外的是,老赵竟把报警的人拦下了,那人一怔。老赵又走到老太太跟前,从口袋里摸出个塑料袋,抽出一个口罩说,这是俺单位发的,新的,戴上吧,多简单的事。然后,老赵把口罩一抻,递给老太太,老太太神情有点傻,没再嚷嚷,顺势把口罩带挂到耳朵上……
    老太太走远了些,把门的埋怨老赵没原则,分不出好人歹人。另一个人也说,她骂你好几回了,你还真能容她。老赵两手作揖道:老哥俩儿真是给面子了。您想啊,这个关头上,警车一到,她就惹大事了。她自己耍糊涂不消说,家里可就鸡犬不宁了……
    我和爱人私底下感慨,老赵的过去一定出身不凡,小人物,大情怀,这觉悟,还真不能小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