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部门政务 -- 档案局 -- 工作动态
 
平度大青杨之战:“约”日伪军到家门前决战
【来源:平度政务网】 【发布日期:2016-09-08】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
 

离平度城足有30里的这个平北村落,见证了八路军胶东抗日武装与敌人的第一次“对话”。当年此战为八路军扬威的唯一一挺马克沁姆重机枪,现在就静静地架在中国军事博物馆的展台上。

“咱山东纵队第五旅当年在这打了一仗,这可是他们在胶东打日本鬼子的第一个大仗,干掉日伪军230多人呢……”盛夏,青岛日报/青报网“重走青岛抗日战场”报道组一行来到平度店子镇大青杨村,几栋不起眼的平房前,69岁的村民张青国指着村东一片开阔地说道。

他所叙述的,就是77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抗日战役,把这个宁静美丽的平北村落载入了史册——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扬名立威的一战,从此开辟了大泽山抗日根据地。

平北村落见证“八路”初战扬威

“向北,一直向北,”青岛日报/青报网“重走青岛抗日战场”报道组从平度市区驶向目的地的途中,平度市党史研究专家刘玉正即热情地介绍,大青杨位于平度城正北方向,大泽山南侧。他告诉记者,过了大青杨,再往北不出10里,就可见大泽山那漫山遍野的葡萄架。

离平度城足有30里的这个平北村落,见证了八路军胶东抗日武装与敌人的第一次“对话”。

“当时正是命运攸关的节骨眼。”刘玉正介绍,1938年9月,根据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关于“胶东创立以大泽山为中心的根据地”的指示,中共胶东特委与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队第五支队司令部,由掖县迁至平、招、莱、掖交界的葛城一带。

“1938年10月,第五支队刚刚在掖县沙河镇整编完毕,就得到一个可靠情报,”刘玉正说,占据平度城的日军秋山旅团,由张宗援率领,在伪军赵保原、刘桂堂、张步云部及小股日军骑兵配合下,约500兵力出动,前来偷袭掖县革命根据地,欲乘五支队初建、兵员武器尚不充实之机将五支队和革命根据地扼杀于初建阶段。

“为粉碎敌人这一阴谋,五支队司令员高锦纯、政委宋澄、参谋长赵锡纯等,对敌我力量对比进行了分析,决定由高锦纯率领以高一萍为团长的六十一团,于10月15日晚进驻大青杨一带以逸待劳。”工作人员介绍道。

史料记载,16日晨7时,在大青杨打响的这场战斗,指挥员把握先机,抢抓主动,我八路军战士虽武器配备差,但英勇顽强、士气高涨,连续打退敌人3次进攻,敌军伤亡230余,狼狈逃窜……”

“平度大青杨一战,由于我指战员忠勇卫国、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以最低劣的武器,杀死敌寇二百余,接着又将栖霞与莱阳两城先后光复。于是八路军的威名传遍了全胶东。人民抗日的怒潮,愈加汹涌澎湃起来。”——这是刻在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上的一段序文。

把日伪军“约”到家门前

1938年10月16日,胶东八路军与敌“过招”的第一场大战,就让对方领教了一番“迷魂阵”的滋味,战役的开场就颇富戏剧性。

“五支队司令部机关、六十一团团部及警卫营驻大青杨,就是咱现在站的地方。” 报道组一行在村里的几栋平房旁,平度市党史专家刘玉正对当时我军部署进行了详细介绍,“其余部队大部分驻北盛家村,棘子嶂村是前沿,只驻有一个连。”

为啥只驻一个连?对此,平度作家谢维衡在新近出版的纪实文学“草民的抗战”中有更翔实深入的描述。

史料记载,16日上午,赵保原部约400人,进犯我部驻地,当敌人行至棘子嶂村时,发现五支队前沿连队,即炮轰并包围了该村。前沿连队迅速应战,兵分两路北撤。为啥北撤呢?

“16日一大早,当日伪军爬过小豁口进入平北山区时,看到棘子嶂村东边的大场院里有八路军几十个人在操练。八路军似乎根本不知道有敌来袭,还在那里‘一二一、一二一’地练习步伐呢。”谢维衡介绍,“张宗援立刻命令架起迫击炮炮轰棘子嶂。八路军似乎仓促迎战,边打边退,向北慌张而去。张宗援、张步云、赵保原觉得八路军不堪一击,伪军们嘻嘻哈哈地往北追击……”

鬼子和伪军这会儿都中计了,当他们来到大青杨与北盛家之间时,八路军埋下的地雷轰然炸响,日伪军顿时乱了营。原来,这是“诱敌深入”战术,把鬼子和伪军“约”到了大青杨盛家村前。

十里长线展开决战

“两路北撤的我军,东路由棘子嶂东沟转移到北盛家村,西路转到大青杨村西。” 平度市档案局副研究馆员高永利指着一片葡萄园说道,待敌人追逼到北盛家村东南角时,赵一萍团长全线出击。这样,战斗在盛家村东头大庙、大青杨村东、村西全面展开,战线南北长达十余里。

通过“运动战”战术把敌军“包饺子”后,随即展开的最后决战,是一场胆魄和意志的较量。

“当时那种情况,谁心气儿虚了,怯了,谁就会败下阵来。”高永利感慨地说,我军虽武器低劣,但共产党八路军战士的作战特质在那儿呢——英勇顽强。

“这支日伪军很猛,气势汹汹而来,一直用优势火力向前猛攻,”高永利介绍道,而我军呢,很多战士是第一次作战,武器都是步枪、手榴弹、地雷和大刀……

但八路军战士们和敌人拼了,个个都是奋不顾身的劲头,战斗异常惨烈,在北盛家和大青杨两村之间的争夺战尤甚,团长赵一萍、政委刘仲华都负伤了,仍然在前线撑着打。“很多战士遍体鳞伤了,还坚持战斗,和冲上来的鬼子对射,”大青杨村民张青国回忆,战士们背后都插着两把砍刀,子弹打完了,就拔刀怒吼着一批一批往上冲,和鬼子拼刺刀,直到把敌人的进攻打下去。

“有句话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当年这一战事,作家谢维衡做了一番客观的分析,日伪军依靠的是优势火力疯狂进攻,而八路军虽然大都是步枪、手榴弹和大刀,但人员数倍于敌,提前占据有利地势,再加上战士们个个奋不顾身,与敌人展开激战,日伪军武器再好却难以施展啊。

战斗从上午10时一直打到下午4时,先后打退日伪军三次冲锋。

赵保原看到八路军人多势众,又占着有利地形,知道这个仗不好打,便向自己的队伍传令,不要往枪子上撞……

赵保原这边的攻势减下来,八路军的火力就集中到张步云那边,张步云的人死伤严重,很快就顶不住退了下来。

赵保原一看张步云先退了,自己也趁势撤退……

这一战,自上午10时一直持续到下午4时,打得昏天暗地,击毙击伤日伪军230余人,敌残部逃回平度城。

“大青杨战斗是山东抗日游击队第五支队建立后初试锋芒的第一仗,是抗战初期胶东地方武装首次与日军正面交锋、规模最大的战斗,”有关文史专家介绍,此役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延缓了敌人侵占胶东的计划,揭开了胶东军民全面抗战的序幕。

“马克沁姆”诉说当年“以弱胜强”

“当年八路军唯一的一挺重机枪就架在这射击。”在北盛家村村外一条乡间小路旁,刘玉正介绍道。

“1938年10月16日凌晨偷袭掖县革命根据地的这支500人的日伪军,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刘玉正说,他们配备迫击炮4门、机枪17挺,步枪都是清一色的三八大盖。

而我们的八路军呢?“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是在散存于胶东各地的抗日游击队的基础上整编而成的,”他介绍,队伍中武器严重匮乏,很多人还用着大刀长矛,“土压五”钢枪算是队伍中很先进的武器了。

“全队中只有唯一一挺马克沁姆重机枪。”刘玉正说,这挺机枪在八路军手里可发挥大作用了,他们将那挺“马克沁姆”重机枪架设在了大青杨村和北盛家村之间的小路东侧。

“就在现在这个地方。”指着一片果园旁的土丘,他说,“这个铁家伙的来历也很有传奇性,那是1938年3月胶东第三军二路攻下蓬莱城时,从大军阀吴佩孚家中搜出来的战利品”。

当年此战为八路军扬威的唯一一挺马克沁姆重机枪,现在就静静地架在中国军事博物馆的展台上。

77年前,当日伪军潮水般涌到大青杨村前时,指挥员高锦纯一声令下,这挺机枪和八路军的步枪、手榴弹全部火力一齐洒向暴露在大路上的鬼子和伪军。谢维衡介绍,当时这挺“马克沁姆”咕咕打得最欢,日伪军连片倒地。

最令人感叹的是,八路军这唯一一挺机枪的火力,竟让敌人产生了错觉,产生了不小的威慑力!“遇上八路军主力了”,当时的赵保原提醒张宗援,不能盲目前进。

一直“寻找八路军主力”的骄横的日本军官张宗援,面对炽热的战火和越打越勇的八路军,最后也不敢恋战,灰溜溜地逃回了平度城。(记者:钱卓)